落後產能加速出清,產業頭部集中度提升,後”疫情”時代,造紙行業深度詮釋”馬太效應”。

    十年淘汰半數企業 市場份額向頭部集中

    十年間造紙行業經曆了早期粗放式擴張,到低端產能去化,產業整合升級,市場集中度向頭部集中的不同階段,漸趨成熟。

    2010年造紙企業數量高峰時,造紙和紙製品企業數量一度突破1萬家。截至今年10月,造紙和紙製品企業數量6658家,十年幾乎淘汰了半數企業。

    如果說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產業格局變化的大背景。環保政策加碼則是行業企業或主動清退或被動出局的重要驅動力。

    中國造紙企業原料高度依賴”外廢”進口,外廢主要通過配額從國外進口廢紙實現。”限廢令”出台後,2017 年廢紙外廢約 2500 萬噸;2018 年全年外廢進口 1864 萬噸;2019年全年外廢進口 1074萬噸;2020年前七批次核發總量458萬噸,呈逐年下降趨勢。國家對進口廢紙質量和獲配企業規模等也提出了具體要求,如進口廢紙中其它夾雜物總重量不超過進口廢紙重量的0.5%,修訂前為1.5%;企業生產能力要求不小於5萬噸/年等。

    政策變化抬升綜合成本,致使供給端低端產能被大麵積擠壓直至出局。而在產業鏈、規模、技術上占據優勢的大型企業則憑借成本”平衡術”,獲得了更加寬鬆的發展空間。

    從市場集中度來看,經過十年的行業”洗牌”,造紙行業的CR10從2012年的28.70%逐步上升到2019年的45.68%,提升了17個百分點。美國造紙行業在經曆環保立法去產能及行業並購之後,CR10達到了90%左右。參照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還有較大提升空間。

    熱門產品供不應求 龍頭紙企表現亮眼

    下半年以來,造紙行業景氣度逐漸恢複。在經過半年的調整恢複期後,三季度造紙頭部企業經營狀況和盈利狀況均有亮眼表現。

    晨鳴紙業第三季度盈利達5.6億,超上半年盈利總額。博匯紙業歸母淨利潤超5.2億,同比增長284%。

    記者注意到,9月開始,多家大型紙企已對熱門產品進行了3-4輪提價。晨鳴紙業、太陽紙業、博匯紙業各主要紙種累計提價均在500元以上。炙手可熱的白卡產品提價幅度則超千元。多家大型企業表示滿負荷生產狀態,但供給依然較為緊張。

    晨鳴紙業在與投資者溝通時表示,從市場方麵看訂單活躍,基本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白卡9月以來累計提價超1100元/噸。公司一直注重在技術和研發上下功夫,這也為我們帶來了產品上的競爭優勢。

    我們的黃岡晨鳴二期項目,擬建設4條年產150萬噸紙生產線其中就包括白卡生產線。項目建成後公司在生產能力和資源綜合利用上也將會有一個全麵提升。

    “疫情”洗禮推動落後產能出局 行業龍頭議價權增強

    2016-2019年我國造紙工業規模以上虧損企業數量總體呈逐年增長態勢。2018年行業規模以上虧損企業數量達543家,同比增長93.2%。2019年我國造紙工業規模以上虧損企業數量為560家,同比上漲3.1%。

    據工業和信息化部,2020年1-9月,全國造紙及紙製品業營業收入9107.4億元,同比下降5.0%;利潤總額481.1億元,同比增長13.3%,盈利狀況改善。但,行業加速淘汰整合,集中度提升趨勢不變。

    行業格局演變、龍頭議價權提升將使得紙品價格中樞上移,紙價波動性減小。龍頭盈利水平和穩定性均有望提升,進而帶動估值中樞上移。

    此外,建黨100 周年帶來的黨建書籍用量增加,以及”禁塑令”落地催生的”以紙代塑”需求,都將成為紙品價格的有力支撐。”疫情”催化供給側低端產能的加速出清,將使得龍頭紙企定價權增強。